第1章 重回都市

书名:最强女婿 作者:老九 字数:1239 更新时间 : 2019-06-26 17:32

“这是哪里!”

一阵痛苦的撕裂感从林洋脑袋中炸开,他紧紧的抱头,缓缓睁开双眼。

映入眼帘是一张做工粗糙的八仙桌和几个喝光了的酒瓶,滴滴答答的鲜血从后脑扫留了下来。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,请来天地中文网。

“我不是拼尽全力,跟四大高手一起自爆了吗?这是哪里?”

林洋一愣,但刹那间,无数的记忆涌入林洋的脑海,林洋瞳孔猛张,神色巨变,过了好一会才完全反应过来。天地中文网提供完结免费小说下载和免费在线阅读!

他重生了,重新回到曾经的自己的世界,蓝星。免费下载原创精彩正版,最快更新优选天地中文网小说。

附身于一个也叫林洋,同名同姓人身上。支持正版免费阅读请选择天地中文网。

“哈哈哈哈!天不绝我!”看小说上天地中文网,免费好看,原创首发,无广告,无弹窗!

林洋脸上困惑一扫而光,双眸中射出一道逼人的锋芒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下载,看小说,来天地中文网,更多内容等你发现!

上一世,他被林、萧两家联手陷害而死,穿越到一个高武世界。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,请来天地中文网。

他凭着机遇天赋以及狠辣的决心,用了三十年的时间,从一个无名小卒,成为整个世界最巅峰的存在,也正因为如此才威胁了四大高手统治,被联手镇压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下载,看小说,来天地中文网,更多内容等你发现!

没想到这次意外,他又穿越回了原来那个世界。免费下载原创精彩正版,最快更新优选天地中文网小说。

“林家、萧家!我林洋又回来了。”

林洋咬牙的说出这两个让他在那个世界里,无数个日夜为之发狂的名字。天地中文网免费提供最好看、最快更新、最先发布、小说在线阅读。

这次回来,他要复仇。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,请来天地中文网。

“呵呵!那个王八蛋已经喝醉了吧。”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兼具妩媚和诡异。最新最全更新最快小说阅读网首选天地中文网!

“我们给他的酒里面掺了药,别说他这个废物,就算是我,嘿嘿,喝了不到半瓶,就要醉的像死猪一样。”天地中文网提供小说下载 txt 电子书 免费下载全本!

一个尖细的男高音在旁边讨好道。免费下载原创精彩正版,最快更新优选天地中文网小说。

这两个人声音其实都不算大,而且包厢里隔音效果很好,如果林洋是个普通人,他就是耳朵跟墙壁长在一起,也听不到一点声音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最火小说的免费在线阅读和免费下载。

“但他们没有想到,现在的林洋已经不是那个林洋了。”天地中文网提供完结免费小说下载和免费在线阅读!

林洋心中冷笑,虽然因为附在一具根本没有锻炼的躯体上,现在能施展的功夫,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,但是也不妨碍他的五官感觉远超超人。天地中文网小说第一时间更新原创作品,看你想看,绝对好看!

“按照这个人记忆,此人是我的小姨子,性格泼辣娇蛮。”天地中文网免费提供最好看、最快更新、最先发布、小说在线阅读。

两个身体记忆完全融合,一听到声音,林洋立刻反应过来这人是谁——柳中慧,他这个身体名义上老婆,柳诗烟的妹妹。

这个林洋,自己也想不明白,几年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被柳师嫣的爷爷看重,成了上门女婿,当然是名义上的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下载,看小说,来天地中文网,更多内容等你发现!

当天晚上洞房,柳诗烟拿出剪刀,威胁道,如果林洋敢有什么想法,她就把林洋给阉了,这把林洋吓得差点成了阳痿。天地中文网提供完结免费小说下载和免费在线阅读!

从此再也不敢对柳诗烟有什么想法,有老婆过得跟没老婆一样,但忍不住色字头上一把刀,前段时间竟然对日益成熟的柳中慧有想法,说了几句骚话,有点毛手毛脚,结果被柳中慧抽了一巴掌。最新最全更新最快小说阅读网首选天地中文网!

而且看上去似乎柳中慧还不解恨,把林洋骗到酒吧,想要灌醉他。天地中文网免费提供最好看、最快更新、最先发布、小说在线阅读。

林洋心里一动,整个人卧倒装作一副醉醺醺的样子。天地中文网免费提供最好看、最快更新、最先发布、小说在线阅读。

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他倒要看看,这个小姨子能玩出什么把戏。天地中文网提供完结免费小说下载和免费在线阅读!

。。。。。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最火小说的免费在线阅读和免费下载。

一个上身穿着杰尼亚定制款,手腕上晃着抢眼江诗丹顿手表的高瘦男子,笑语盈盈的端起酒杯,给身边的绝色美女倒满一杯美酒。支持正版免费阅读请选择天地中文网。

他的目光中满是希望,却自以为是觉得掩饰很好,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。

“中慧,你说该怎么对付林洋这个软蛋。”刘本讨好的问着面前的女孩,满是谦恭。

“哼!等我想想,不能让他好过。”柳中慧穿着一件紫色的开襟旗袍,翘着二郎腿坐在卡座上,细腻白皙的肤质一览无余,眉宇间又带着几分嗔怒,显得更加动人。天地中文网为您提供最方便的阅读体验,最精彩的免费小说,无广告,无弹窗!

刘本有些尴尬,想靠近柳中慧坐近一些,却又不敢,只好坐在离她还有一人距离另一边。